廣東實驗中學附屬天河學校
探尋“翻轉”背后的教育邏輯 ——“翻轉課堂”再思考
發布日期:2015-04-01 10:34
0
    發源于美國而后風靡全球的MOOCs(慕課)給了正處于課程與教學改革探索中的中國中小學校長教師許多啟發,微視頻教學、翻轉課堂成為教學改革的熱點。但最初的新鮮和興奮過后,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思考,翻轉課堂能否帶來課堂教學的真正革命,其價值何在?能否成為今后課堂教學的一種“新常態”?經歷了一段時間的實踐探索,很多人對于微視頻教學、對于翻轉課堂,有了新的認識。
 
    邊實踐,邊在實踐過程中總結反思,邊改進修正,改革大多如此。對于翻轉課堂,亦不例外,這方面的探索總體來說還處于起步階段,讓我們且行,且思考。
 
 
研究者說
 
微視頻教學的坎:培養高階思維
 
    ■王斌華
 
    一場發源于美國的“風暴”
 
    眾所周知,微視頻是美國科羅拉多州林地公園高中兩位化學教師的首創。這是一所山區學校,交通不便。當時,他們為了解決這所學校許多學生時常缺課的問題,開始把教學內容錄制成微視頻,配上PPT(演示文稿)和講解聲音,上傳到網絡,專門提供給缺課的學生補課。
 
    毫無疑問,這兩位化學教師應對特殊狀況和特殊困難的對策是非常明智且有效的。它確實緩解了交通不便導致的缺課問題,使所有學生都能通過聆聽教師講解,參與教學過程,讓每位學生都獲得了個性化指導,提高了教學質量。
 
    更了不起的是,隨后這兩位教師又有意識地讓所有學生事先在家看視頻聽講解,然后在課堂開展練習,學會應用。這些在線教學視頻受到廣泛歡迎,被更多的學生所接受。由于太多的學生在每天18時至22時之間下載教學視頻,以至于學校的視頻服務器在這個時段經常崩潰。
 
    2008年,美國新墨西哥州圣胡安學院的高級教學設計師、學院在線服務經理戴維·彭羅斯從理論和模式的角度予以研究,并借助研究結果開始推廣微視頻。于是,一種利用現代技術輔助教學的新路徑產生了。目前,微視頻、慕課、翻轉課堂等概念鋪天蓋地,在國外和中國受到了廣泛的重視。
 
    微視頻教學的長與短
 
    與傳統的課堂教學相比,微視頻的優勢是顯而易見的,譬如:
 
    短小精致——微視頻的長度短則5分鐘,長亦不超過20分鐘,化繁為簡,化整為零。簡便實用——能夠在簡短的時間內,面對眾多學生講授某一個知識點或某一個方面的內容;易于回看、暫停、定格、重復;隨時用于復習或補課;視頻內容可以永久保存。隨時隨地——學生觀看微視頻不受場所和時間的限制;一次聚焦一個知識點,一次向前推進一小步,積少成多,讓“碎片化”時間產生1+1>2的效應,讓“切片化”微視頻形成一個系列或完整的體系。形式多樣——在微視頻中可以穿插使用實物、圖片、圖表、卡通、音樂、故事等素材,使傳統的講解趣味十足,富有視覺黏性,充分調動學生的眼睛、耳朵、大腦等多種感官。帶來課堂教學模式的翻轉——把“先教后學”的傳統順序翻轉為“先學后教”。
 
    如同硬幣一樣,任何事物都有其兩面性,微視頻教學同樣具有一定的局限性,甚至會衍生出某些弊端。
 
    第一,微視頻比較適合知識講解,不太適合實踐課程、研究性學習、技能操作(如實驗操作)、口語表達(如英語口語)等。然而,學生“理解什么”不等于他們“能夠干什么”,更不等于他們“能夠干好什么”,因為“應知”也不等于“應會”。
 
    第二,微視頻難以呈現或取代課堂教學過程中的交流與碰撞、互動與分享、預設與生成等,而這些正是課堂教學過程中最精彩、最有價值的部分。
 
    第三,微視頻比較適合低階思維的培養,難以滿足高階思維的培養。課前學生觀看微視頻,知道和理解教學內容,在課堂中他們開展練習,學會應用,這僅僅涉及布盧姆教育目標分類法中認知領域的前三個低階層次,即知道、理解和應用,并沒有涉及后三個高階層次,即分析(分類、對比、因果關系等)、綜合(創造、推理、預測等)和評價(判斷、評判、反思等)。注重低階思維的培養,忽視高階思維的培養,恰恰是我國教育的短板,也是我國學生“高分低能”的根源之一。
 
    有人說,中國學生基礎知識扎實,擅長考試和得高分,美國學生創新能力和實踐動手能力強,為什么?我想,這也許是根源之一。在最近幾年的PISA(國際學生評估項目)考試中(主要考查知識的掌握),上海學生連續兩次奪魁,值得慶賀。但是,在44個國家和地區參加的PISA附加題測試中(主要考查問題解決的能力),上海學生位居第六,排在新加坡、韓國、日本、我國澳門和香港之后,為什么?我想,這也許是根源之一。因此,我們不希望微視頻的使用加劇下列狀況,如:進一步重視低階思維的培養,忽視高階思維的培養;進一步注重知識的傳授,忽視創新能力和實踐動手能力的培養;進一步加劇中國教育的短板,加重我國學生“高分低能”的現象。
 
    同時,微視頻用于教學還有一些局限性,對其大規模推廣應用產生阻礙:
 
    其一,對教師要求較高。上海市普陀區推廣微視頻的經驗表明,微視頻的制作包括選題、設計、方案、預錄和評審五個步驟。其間,真正用于拍攝的時間并不長,而前期準備非常耗時,要求非常高。
 
    其二,對學生要求較高。比如,學生務必事先自覺觀看和理解微視頻,否則將會影響后續的課堂練習和應用。上海市教委規定小學生每天作業時間為1小時左右,中學生每天作業時間2小時左右,觀看微視頻勢必延長學生的家庭作業時間。如果要求學生一天觀看幾門課程的微視頻,將會大大增加學生的學習負擔。
 
    其三,學生遇到問題無法及時得到教師的解惑和答疑,可能導致無助、焦慮等負面情緒。
 
    其四,學生與電子屏幕為伴,用眼過多。
 
    其五,對學校要求較高,如培訓教師、購置和安裝相關設備,需要加大投入。
 
    其六,對家長要求較高,如增加購置設備的費用、監控子女觀看微視頻等。按法律規定,家長只需將兒童送到學校接受義務教育,然而在現實中,目前的家長承擔了太多的學校和教師的職責。
 
    微視頻教學應該“翻轉”什么
 
    今天,越來越多的專家和教師開始重新思考微視頻教學的價值。權衡利弊是推行微視頻最重要的考量因素之一。筆者認為,微視頻的有效性和合理性是相對的,不應無限擴大它的優勢。微視頻僅僅改變了課程內容的呈現方式,并沒有涉及課程改革中更重要的部分,如課程標準、課程內容、教材編制、學生評價等。
 
    “翻轉課堂”翻轉了教與學的順序,以前是先教后學,現在是先學后教。其實更重要的是,應該翻轉我們的課程觀、教學觀、教師觀、學生觀。例如,從注重低階思維的培養轉變為低階思維和高階思維的培養并重;從注重知識傳授轉變為知識傳授與能力培養并重;從以教師為中心轉變為以教師為主導、學生為主體,即“雙主體”或“雙中心”。
 
    微視頻教學、翻轉課堂目前尚處于實驗和探索階段,應該多開展一些對比研究和實證研究,實事求是地回答一些問題:第一,目前微視頻主要用于教學內容的講解,能否制作問答類、討論類、探究類、實驗類等多種形式的微視頻?第二,微視頻主要用于低階思維的培養,能否上升到高階思維的培養,如我國教育現在非常強調的創造性思維、發散性思維、批判性思維、想象力、邏輯推理能力等的培養?第三,微視頻適合知識講解,是否也適合技能培養和能力提升?它適合某些課程,是否適合這些課程中的所有內容,或者是否適合所有課程?它適合交通不便利的地區,是否適合交通便利的城市?使用微視頻后的教學質量提高了,還是下降了?微視頻教學是否受到學生和家長的歡迎?只有通過實證研究,對于這些問題作一個客觀的回答,我們才能客觀評價微視頻教學的應用價值。(作者系華東師范大學課程與教學系教授)
 
?教學者說
 
組織深層次探究性學習是難點
 
    ■朱琨
 
    我是一名中學數學教師,實踐過程中,有一些感悟,也遇到不少困惑,我以我上的一堂“翻轉課”——“橢圓及其標準方程”為例,作一個簡單分析與反思。
 
    “翻轉課堂”相對于傳統課堂的優勢何在?
 
    首先,學生可根據自身情況來安排和控制自己的學習。懂了的快進跳過,沒懂的倒退反復觀看,還可停下來仔細思考或做筆記,甚至可以通過互聯網查詢相關資料,或是用聊天軟件向老師和同伴尋求幫助。課堂的內容得到永久存檔,便于復習。從我批閱學生周末學案的統計情況來看,通過視頻學習,80%的學生能夠舉一反三,自主推導出另一個標準方程來;90%的學生完成了所有的問題,正確率在80%以上。由此可見,學生的自主學習能力是很強的,有時甚至超出我們的預判。
 
    其次,這節課的知識容量相當于傳統課堂的1.5倍—2倍。從課后作業反饋情況來看,采用“翻轉課堂”教學的班比我教的另一個班略好,通過學生自主討論體驗過的知識易錯點,該班的掌握情況明顯好于另一個班,特別是對于基礎較差的學生。
 
    最后,“翻轉課堂”全面提升了課堂上師生之間、生生之間的交流互動。學生主動參與到學習小組的合作學習中,主動內化知識,教師也走下講臺,指導小組學習,甚至進行個別輔導。從長遠來看,這種教學方式對于激發學生學習積極性、培養學生自主探究能力和創新精神都是很有好處的。
 
    “翻轉課堂”得以有效實現,最根本的是學生課前的深度學習和真正將課堂上的互動引向更高層次。然而在具體實施中,我也遇到不少困難,總結起來有以下三個方面:
 
    第一,這種新的教學模式要求教師具備較高的信息技術素養和教育技術能力。比如視頻和學案需要精心準備。我前后一共錄了3次視頻,編輯視頻也花了不少時間。如果想要做得更好,還可以做專題網站,開通博客等,讓師生充分共享教育信息技術帶來的方便。當然,這樣就會大大增加教師課前準備的工作量。另外,相對于美國學生可以人手一臺平板電腦,以及擁有便捷快速的互聯網,我們還需要更多硬件和軟件上的支持。
 
    第二,教師對學生的課前學習缺乏監管。學生是否認真進行了視頻學習、視頻上留的思考題是否認真完成了、公式的推導是自己完成的嗎?據我了解,這次課的課前學案就有學生是抄來的。學生在剛聽說要這樣“翻轉”地上課時很興奮,課后,我主動找他們談心的時候,他們卻告訴我,課外真正發生深度學習并沒有想象的那么簡單。有些疑問要查閱資料,不知道去哪里查;有些可能老師點撥一下就能解決的問題,自己卻需要思考很久,等等。
 
    第三,課上如何組織學生進行深層次探究性學習是翻轉課堂的難點。從我講的這節課來看,由于平時的課堂教學開展小組合作學習的機會不多,學生對這種新的學習方式還不太適應,課堂討論的深度明顯不夠,甚至有些流于形式。加之班額較大,全班56人,分成了8個學習小組,我的指導覆蓋面不足,有些顧此失彼、力不從心。此外,有些學生習慣了傳統課堂上在老師的引導下進行學習,自主學習、探究的內驅力不足。這種強調學生個性化學習的教學模式,對教師的教學理念、專業素養等方方面面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對此我有切身體會。
 
    這堂“翻轉課”給我留下了很多遺憾和思考,它讓我深深明白了“教學無小事”,任何改革都充滿艱辛,但只要是對學生有益的,我們都應該全力以赴。(作者單位:成都市樹德中學)
 
?教研者說
 
具備什么條件才能“翻轉
 
    ■許文剛
 
    翻轉課堂給課堂教學帶來巨大的變革。作為教研工作者,應順應這種變化、促進這種變化、升華這種變化,不能用老眼光去看問題,更不能用傳統的課堂教學評價標準去衡量,而是要找準教學研討的新視角、新方向,引導正在嘗試或正在實施翻轉課堂的學校和教師。
 
    我們要切實關注和防止兩種傾向:
 
    傾向一:成為實施表演課的新途徑。從推行翻轉課堂的初衷來看,翻轉課堂理應成為表演課的最大天敵。去年11月,筆者在成都觀摩了一節翻轉課堂省級研究課,教師的做法更像是擔心觀摩者會質疑其講授知識的能力,課堂上教師更多的是表現自己講解得有多好,學生和教師的配合也呈現出舞臺化一樣的完美應答效果。四川省教科所特級教師李維明主任認為,該課教師對教材新知講得較多但對學生問題解決較少,不僅忽視了學生課前視頻學習所做的努力,還弱化了課中教師重在指導和幫助學生解決問題的課堂翻轉特點,追求表面化和形式化的教學方式,使得預設的教學目標沒有較好地完成,時間花了,但效率不高。
 
    傾向二:成為增加學生學業負擔的新砝碼。從翻轉課堂的應用價值來看,翻轉課堂理應成為增加學生學業負擔的最大天敵。在嘗試翻轉課堂教學實踐的一些學校,也不同程度地存在生硬地套用現有課堂模式來實驗翻轉課堂的現象,如學校課表不變、課時不變,讓學生先在家中或晚自習提前學習,然后讓學生再到學校課堂按部就班地繼續學習,加重學生學業負擔,與翻轉課堂存在價值相悖,這是典型的畫虎不成反類犬的做法。
 
    學校實施翻轉課堂,校級層面要做好系統規劃和綜合考慮,對自己所在的學校是否具備必要的基本條件要有一個清晰的認識和準確的判斷,切不可有形無實、生搬硬套、弄巧成拙。對擬全面開展翻轉課堂的學校和教師,教研指導要強調以下三個不開展:
 
     一是沒有足夠的優質課程資源不開展。
 
    實施翻轉課堂,要具有四通八達且不堵塞的計算機網絡和足夠學生使用的學習終端設備,除此之外,每門課程要有保障每堂課使用的足夠的優質教學視頻和有針對性的學生網絡互動交流場所。這需要我們大力研究和開發翻轉課堂的優質教學資源以適應形式的需要。
 
    二是沒有適宜的課時安排和學科配合不開展。
 
    為了高效合理利用學生在校的學習時間,切實減輕學生課業負擔,對每門課程的課時安排及學科間配合要進行充分考慮和精心設計。對于課時的劃分和學科配合的方案也需要大膽設想、巧妙構思和小心求證。例如:是否可根據教師在課堂上側重于解答學生問題的特點,讓學生能夠隨時在不同的學科教室間走動?又如:是否可根據翻轉課堂學生個性化學習的特點,讓學生能夠自主擁有不同的知識獲取進度?再如:學生作業的設計與布置、學生學業水平的評價檢測該如何調整、如何實施?
 
    三是沒有恰當的課堂評價標準不開展。
 
    對翻轉課堂的評價應參照新的課堂評價體系。仍用傳統課的評價量規來衡量,不僅行不通,還會因內容對不上號而貽笑大方。
 
    建立新的課堂評價體系,我們應將教研視角放到課前、課中和課后三個階段。
 
    課前。由于學習重心前移,學生對教學視頻的學習變得尤為重要,教學視頻質量及其組織方式是評價工作需要考查的一個重要方面。學生對要掌握的知識與技能能否留下應有的認知痕跡和由此產生疑問的深刻程度,都將直接影響課堂能否真正實現翻轉。這需要教師堅持不懈地培養學生前置學習的良好習慣,并實時通過網絡監控等方式密切跟蹤學生的學習情況。
 
    課中。教師在課堂中隨時了解學情至關重要。對于學生反映出的普遍問題要統一講,對于學生提出的個別問題要單獨講,突出精講多練,突出輔導指導,突出解決實際問題;教師還可以發動學生互助學習、觀摩討論等多種方式開展教學,培養學生合作與交流的能力;對于實驗、操作類的教學,要讓學生親歷親為,教師不可包辦,也不可認為教學視頻能夠完全替代。
 
    課后。教師要主動深入到學生中去了解情況,把輔導學困學生、促進中等學生、激勵優等學生的工作放到重要位置,通過作業、檢測等手段獲取學生情況,提出下一階段教學策略和方案,并對學生實施階段性學業水平考核。
 
總之,實施翻轉課堂帶來的變革是多樣的、深刻的,我們在教學實踐和教研工作中必須充分考慮其復雜性。
 
(作者單位:四川省瀘州市教育科學研究所)


【供稿:王斌華 審核:畢翠萍】

返回列表】    【返回頂部
頂一下
(2)
100%
廣東實驗中學附屬天河學校
地址:廣州市天河區天源路399號 / 020-37091261 Http://www.smspeeping.com Copyright © 2005-2014 廣東實驗中學附屬天河學校 版權所有
粵ICP備10068498號-1401060101589
五分时时彩 全红彩票 | 国民彩票 | 时时彩交流平台 | 万森彩票 | 财神彩票 | 万家彩票 |